__阿熙xi

我们常装出信仰的表情和虔诚的举动 用糖衣包裹恶魔的本性

和你打了一架

如果你想要和别人制造羁绊 就要承受流泪的风险

21第六天

今天火化爷爷 推进去火化前看了他最后一眼 安详的睡着和他离开这里的样子是不一样的 家人都哭了 我尽量憋住眼泪 爷爷不喜欢我们哭的 憋到脖子都感觉酸酸的 憋到嘴唇都在颤抖 我都不想哭 家里还放着2000年和爷爷一起拍的照片 那时候去圆通山玩路过拍照的地方 看到电脑里印出自己的样子 缠着爷爷要拍照 爷爷拗不过我 抱着我拍了张照片 奶奶知道了还骂了爷爷 哈哈 #这个脾气怪怪的老头子在17年后 离开我了#

七点多醒过来的时候 看着天花板 分不清现在处在记忆的哪一段 脑海中浮现很多画面 转头发现外面天灰蒙蒙的 想着该起床了要不然会迟到 路过房间看到收拾整齐的床铺才猛然想起来 没有预想的难过 坐下来吃了一对烤翅 脑子一片空白 生活还是得悲惨而又努力的继续下去 ​​​#再见#

每一天见面都是道别

#做梦#
做了很长的一个梦 梦里去旅行了一夜
醒过来很累